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揭秘为何西汉时期朝廷夜野战能力出众

2019年11月08日 栏目:美食

揭秘为何西汉时期朝廷夜野战能力出众?西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强盛王朝。国力,军力在当时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到了西汉武帝时期,军队更

揭秘为何西汉时期朝廷夜野战能力出众?

西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强盛王朝。国力,军力在当时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到了西汉武帝时期,军队更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那么汉武帝强悍的作战能力是如何形成的呢?我们以从部队的机动性、攻击性和防护性三方面来说说。

一:良好的机动性

络配图

大兵团部队的机动性,用现在话来讲,就是战略投送能力。在古代,战略投送能力主要取决于足够数量的战马,有了战马才能组建起精锐的骑兵部队。楚汉之争时,刘邦即组建了由灌婴统领的少数骑兵部队,在略定北方的战争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此时的骑兵数量很有限,不过一两万人马,与匈奴的十万精骑相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以致刘邦本人也曾被匈奴围于平城,命悬一线,留下奇耻大辱!

为从根本上改变不利局面,刘邦开始着手组建强大的骑兵部队;到汉文帝时

,开始提倡民间养马,规定有马的家庭可免除三个人的兵役。文帝三年(公元前177),灌婴赴陕北延安组织抗匈之战时,率领的骑兵部队就达八万五千之多,可见当时的骑兵部队建设已初见规模;汉景帝时,进行了大规模的国家级军马场建设,先后在西部和北部建设军马场三十六个,养马三十几万匹;到汉武帝时,仅国家军马场的战马就达到四十五万匹,民间的马匹保有量也很大,出现“庶众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的繁荣景象。

有了足够的马匹,加上必要的人员武器,汉武帝在较短时间内便装备起一支数量可观的骑兵部队,除此之外,他还大量雇用善于骑射的匈奴人作教官,大大提升了汉军骑兵部队的实战化水平。后来,在卫青、霍去病等将领的率领下,汉军先后夺得了阴山地区和祁连山地区的控制权,并进一步扫荡河西,决战漠北,其所依赖的正是骑兵部队良好的机动性。

二:强悍的攻击性

络配图

实战性更强的刀——环首刀。西汉以前,剑还是部队的主要装备。然而,对于骑兵战士而言,格斗的主要动作是挥臂劈砍,身轻两刃的剑便显得很不给力,于是一种厚脊、单刃、重量大的砍刀便应运而生,这就是赫赫有名的“环首刀”,其名称源于刀柄首端有一个扁圆形的铁环。这种刀去掉了尖锐的锋,不易折断,长度在一米左右,更为重要的是其钢化后的质量更佳,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杀伤力最强的近身冷兵器。

反观匈奴骑兵,主要装备还是短刀和长剑,短刀的长度约在半米左右,而所谓的长剑也不超过一米,匈奴的战刀在长度和质量上均不敌汉军,也难怪有一种观点认为:匈奴就是败在汉军环首刀下的。当然,除了环首刀之外,汉军还装备有更长的钢铁戟以及其他钢化铁制武器,其中“马戟”主要也是运用于骑兵部队的,其长度可达两米二以上,最长的达两米五之长。

精准度更高的弩——大黄弩。弩的出现比较早,战国时就已出现专业的弩兵部队,赵国的李牧,就曾以十万弩兵为主体组成的抗匈部队,全歼十万匈奴精骑。汉弩则在战国弩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技术指标,不仅改进了铜铸的机匣,提高了弩的初速和射程,更为关键的是安装有射击标尺,使得弩的使用由过去的概略瞄准变成精确狙杀。汉弩分为一石至十石弩,一到八石汉弩的射程多在200米到300米之间,最强的十石弩又称为大黄弩,最远射程可达400米,“飞将军”李广就是善于操作大黄弩杀敌的高手。相比强劲的汉弩,匈奴普通弓箭的射程则不过百米上下,在射速、射距及精准度方面都不及汉弩。

络配图

穿透力更强的箭——钢铁箭。汉代初期的箭,大都为青铜箭镞,至武帝时已逐渐改为钢铁镞,所用材料为铸铁固体膜碳钢,其铸造过程也是当时世界上最早利用生铁为原料制钢的先进方法。从外形上看,这是一种圆柱体镞体、四棱形尖锋的镞,与传统的青铜镞相比,钢铁镞的穿透性和侵彻力更强,再配有大黄弩这样的发射装备,其综合杀伤力便大大增强。相比这种钢制的箭镞,此阶段的匈奴部队主要还在使用着普通的铁制、铜制甚至骨制的箭镞,性能指标也不及汉军的钢铁箭镞。

三:出色的防护性

汉军的单兵防护装备盾、甲等的形态改进不大,材料上主要以铁制或革制为主;比较有特色的防护设备就是赫赫有名的武刚车,这是一种四周和车顶都蒙有皮革的战车,有的四周还开设有射孔,便于车内的弩兵对敌射击;行军时可输送人员、武器和粮秣,战斗时还可在四周绑上长矛、刀剑等,防止敌人的近距离突击。

这种武刚车在戈壁荒漠的野战中,最能发挥其独特的防护作用: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春,卫青的五万精骑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时,在接近赵信城途中遭遇匈奴主力时,卫青就用武刚车组成环形防御阵地,将伤员、物资等置于阵地中,并配以弩兵防守,而派出骑兵从两翼包抄对方,最终大败匈奴军;20年后的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李陵率领五千人的步兵部队深入匈奴腹地浚稽山,遭到单于统率的共计八万骑兵的围攻,在敌我兵力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李陵创造性地发挥车阵的作用,将车兵、弩兵和步兵有机结合,依靠坚固的环形防御阵地,边打边退,先后杀敌万余人,汉军出色的野战能力在此战中又一次得到充分的发挥。

络配图

综上所述,正是汉武帝时期繁荣的马政以及革命性的武器装备制造技术,使得其军队的机动性、攻击性和防护性得到完善的结合。与匈奴部队相比,其野战能力处于上风,加之汉武帝击灭匈奴的决心和各将领出色的指挥,使得汉武帝时期特别是前半期,对匈作战中呈现出一幅大手笔的画卷。当然,随着马匹的大量消耗,人员物资的不断战损,部队的质量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加之指挥方面的原因等等,后期的作战则多以无功或失败而归。

纵观汉代以后中原政权与北方游牧民族的战争中,特别是两晋、两宋以及明代等,由于缺少战马,武器又不具备明显的优势,中原政权的部队野战能力受到极大的限制,逐渐失去外线主动进攻作战的能力,只能依靠坚城、地形以及河流等组织防御,这样便难免处处被动,甚至落得国破山河碎的悲惨境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锦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桂林治疗性病费用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胡尚琼
湛江市第二中医院怎么样
沈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