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四十章 再遇云清

2019年11月08日 栏目:科技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四十章 再遇云清章节名:第四十章再遇云清望着眼前这个因为重伤而陷入昏迷的男子,姬晓尧秀眉紧蹙,他怎么会在风暴

异界女修之男主来袭 第四十章 再遇云清

章节名:第四十章再遇云清

望着眼前这个因为重伤而陷入昏迷的男子,姬晓尧秀眉紧蹙,他怎么会在风暴之脊?

见他双眸紧闭、脸色惨白,猛地又吐出一口鲜血,姬晓尧急忙给他塞了几颗高品的疗伤丹,右手抵着他的心口把神识探进去,见到他丹田内的景象顿时抿紧了薄唇,不断输送灵力帮他蕴化了药力。见他呼吸平稳下来后,姬晓尧这才看向在一旁眨着诡异灰眸讨赏望着她的小灰,递给它几颗伺灵丹,疑惑的问道:“小灰,你是在哪里发现他的?”

“噼啪!噼啪!”小灰一边欢腾的吃着伺灵丹

,一边小嘴离离合合的说道。近段时间小灰饮食均衡、注意锻炼,它身上的羽毛亮泽了不少,就连爪子也强劲有力了许多。

“你是说,他是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的?”姬晓尧抽了抽嘴角,斜睨了一眼浑身脏兮兮的云清,这家伙应该是被随机传送到风暴之脊的吧!这都是什么狗屁缘分啊!姬晓尧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可是一个糟糕的麻烦啊,连丹田内的元婴都被毁掉的人,能不是糟糕的麻烦吗?

望了一眼被小灰随意扔在地上的云清,姬晓尧再望了一眼即将落山的夕阳,不由得无奈的问道:“小灰,你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吗?”

“噼啪!”小灰得瑟的点了点鸟头。

“小灰,你先帮我把这个家伙叼回夏师叔那边,记得一定不要让夏师叔把他给弄死了,好吗?要是小灰能做到,我今晚回去就给你弄好吃的烤肉大餐!”见小灰不太情愿的模样,姬晓尧忙伸手帮它顺了顺羽毛,然后用好吃的哄骗道。

“噼啪!噼啪!”听到有好吃的,小灰顿时欢快的窜上天空溜了一圈,再猛的低飞下来叮嘱她早点完成任务,然后再随意叼起云清往前方飞去。

望着巴掌大的小灰叼着一个成年男子却毫不费力的样子,姬晓尧嘴角微抽,心中却在盘算着救下洁癖极品骚包男的利弊。在奉天界的时候,是他们帮了她一回,后来在宁天界的时候,她在萧九轩手下帮了他们一回,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是两清了。现在她和小灰又救了他,以身相许什么的就算了吧,但是要求他报恩当夏师叔的试药小白鼠怎么都不过分吧!想到这,姬晓尧唇角微扬,眼眸盈光粲烂,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有新的小白鼠挡在她面前,她怎么都可以安生上一段时间吧!

半饷后,姬晓尧又郁闷起来,这家伙好像元婴都被人毁了,要是他恢复不了,她岂不是亏大了?姬晓尧虚眯着眼眸,认真思考着,要不她还是直接拎着他去云家换闪闪亮的灵石好了?

察觉到锐利的风箭倏地破空射过来,姬晓尧表情敛紧,专注起来,神识控制着琉光烽火剑回击起来。姬晓尧今天一整天都在跟这只四阶风箭豹缠斗,因为这一百里的区域都是它的地盘。四阶风箭豹身材矫健,动作灵活,奔跑速度极快,每一爪子挥出的风刃犹如箭矢般穿透力极强。四阶风箭豹初具智慧,性情机敏,实力已相当于元婴初期的修士,姬晓尧回击起来极为吃力。若不是她已经领悟到九分剑意,恐怕真没有还击之力。

越是向风暴之脊的中心地带走近,出现的风属性妖兽越是难缠得很,每天基本就只出现的一只妖兽,战斗力却是强悍得很,导致姬晓尧最近是外伤内伤都开始严重起来。见到姬晓尧的惨状,良心被吃掉的夏师叔纤手摸了摸额际艳红的朱砂,扬了扬墨眉,淡淡的说了一句:“通过由弱到强的逐步击打,可以使骨骼的硬度增大,使肌肉的抵抗力增强,所以挨打也是炼体的一种方式。”

半个时辰后,姬晓尧擦了一把汗,揉了揉内伤的心口,简单清理了一下被豹爪狠狠抓过的左臂后便继续往前走去。姬晓尧神情淡定,脚下生风,表现出一幅仍有余力的从容不迫模样,实际上她丹田内的灵力已经接近枯竭,现在正在拼命运转着【五行琉璃诀】不断恢复灵力。四阶风箭豹虽然已经第三回被她打跑了,但是依照风箭豹的高傲性子一定不会就此放弃,姬晓尧估计那丫的现在正在暗中窥视,寻求机会一击必杀。

察觉到四阶风箭豹正阴魂不散的在四周怪石嵯峨的石头山上紧跟着她,姬晓尧嘴角微扬,眼眸含笑,实际上却是在暗中祈祷着那只死豹子一定要按兵不动,因为她还有十里的距离就完成今天的任务了。事实证明,她的人品一向都不怎么样,一刻钟后,姬晓尧脸色阴沉的向西南方挥出一剑。姬晓尧无名火起,该死的,她今天晚上的休息又要泡汤了,都怪这只不懂看她眼色的死豹子,哼,她决定了,今天晚上吃烤豹子!

又花了半个时辰,姬晓尧才再度把那只死豹子给砍跑,咳咳,吃烤豹子什么的,她也就是想一想而已。她才金丹后期能够与元婴初期的风箭豹硬抗了一天,她最近的进步不可谓不大,只是那只狐狸师叔却总觉得她成长的太慢了,至少跟小灰比起来差多了。特别是在经过妖孽左莲的冷酷毒舌的评价后,狐狸师叔最近果断转换了新的炼体模式,晚上增加了让人痛不欲生的药炼科目。

直到月明星稀、寒夜阴森,姬晓尧才疲惫不堪的挪回到篝火旁,见到睁着灰溜溜眼眸盯着她的小灰,她只得抱歉的对它笑了笑,示意今晚估计吃不成烤肉了。小灰见到她浑身的血迹,身心疲惫的模样,可爱的用鸟头在姬晓尧手边蹭了蹭,安慰了她一下,然后凑合着吃了一些齐老与李老烤制的肉块,然后乖巧的滚进了天府小黑房修炼。小灰决定了它一定要努力修炼保护主子才行,诶,它的主子实在是太弱了!

见到云清安静的躺在篝火圈的角落处,姬晓尧暗松了一口气,看来狐狸师叔只是爱喝鲜血,并没有爱吃人肉的怪异嗜好。

见到姬晓尧平安归来,齐老与李老非常麻利的就滚粗了篝火圈,听从狐狸大爷的吩咐搜寻石头山的各式稀奇古怪的灵植。其实他们出去搜寻灵植只是为了减少与狐狸大爷的相处时间,进而减少被欺凌逗弄的时间。加上最近狐狸大爷还给少夫人增加了药炼的科目,所以他们更是避得远远的,他们可不想以后被小心眼的少主扔进无尽深渊。

经过几个月的观察,齐老与李老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少夫人与狐狸大爷之间其实就只是很纯粹的师门关系而已。也是,以狐狸大爷那倾国倾城的姿容怎么会看得上每天都脏兮兮、狼狈不堪的少夫人呢!

篝火圈范围布置了防御禁制,隔绝了修士的神识探究,加之幻阵的存在,篝火圈外面的修士是见不到里面发生的事情的。

经过她与狐狸师叔的多次协商,他们终于就疗伤一事达成共识,就是她每天主动给他供给一定量的血液,但狐狸师叔不许再做出男女授受不亲的过分举动,而且他还得负责她的身体营养供给等的均衡与健康。姬晓尧虽然不知道夏师叔为什么会喜欢吸食她身上的鲜血,但是每天只要给他吸食几口鲜血就可以换来各种天材地宝补身子,她觉得这交易还算不错。最起码最关心她身体状况的左莲并没有提出异议,那就说明这交易对她来说还算是值得的。

见到姬晓尧狼狈不堪的模样,目若秋波的夏陶离墨眉轻蹙,给她施展了除尘法诀后,察觉到她今天的状态不适宜吸血,心情不由得阴郁起来。夏陶离淡淡的斜睨了她一眼,轻扬着红唇,然后毫不温柔的直接把她整个人扔进了他新研制的药泥桶中。

察觉到药泥中那些灵植的药性混合着灵力不断的窜进她的奇经八脉,姬晓尧立即盘腿坐好,额际开始不断的冒出冷汗,不断运转着【琉璃炼体诀】强化着自身的经脉丹田。夏陶离使用的大多都是齐老和李老在风暴之脊搜寻到的灵植,因为是在风暴之脊生长的灵植,所以大多灵植的药性都特别暴烈,每当那些暴戾的药力窜进经脉时她都觉得全身痛麻酸涩得难受。姬晓尧感觉每一次暴烈的药炼简直比她与元婴期修士硬抗一天还要让她感到难以忍受。

由于她身上的修士服都是用极为透气的绣布制成的,因此,她并不需要脱掉衣袍。试想一下,在墨绿色的药泥桶中只露出一个脏兮兮脑袋的姬晓尧,所以旖旎的场景什么的都是个浮云。

见姬晓尧逐渐适应了药泥的猛烈药性,慵懒的盘坐在地毯上的夏陶离眼角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问道:“小尧尧,你今天怎么还捡了一名男子回来?我看他的模样还挺俊的,你该不会是见色起意才捡回来的吧?可惜啊,他貌似被人废了元婴,他可能会满足不了小尧尧你的需求呢?”

听见狐狸师叔的问话,正想小眯一会的姬晓尧顿时嘴角抽了抽,夏师叔你说话能不能精准一点啊,她怎么听都觉得那话语中含义深刻呢!她每天累惨了,有毛需求啊!见他还是懒懒的盯着她看,姬晓尧只得打起精神来解释道:“夏师叔,这个男子是小灰捡到的,并不是弟子捡到的。不过,弟子之前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他好像就是修真界非常有名的云清公子,弟子只是想着没准可以拿他换一点闪闪亮的灵石而已!”

听了姬晓尧老老实实的回答,夏陶离红唇微扬,对着角落里睫毛轻颤的男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听到了吗?小尧尧对你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所以你不必装睡了!”

见到云清好看的眼眸闪过一抹羞怒,姬晓尧顿时睁圆了乌溜溜的眼眸,我擦,他到底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云清其实醒过来才一会,只是他不清楚他现在到底在哪个界域,那两人到底是正是邪,所以他便一直紧闭着眼眸,神识却施展开去。那些可恶的贼人只是把他的丹田给废了,还没有来得及把他杀死,他的神识还是能用。只是想到他苦苦修炼了二十多年的修为都化为灰烬,丹田被废,前途尽毁,从高高在上的云清公子沦落为毫无修为的废材,云清心底充满了绝望。若不是还牵挂着他的父亲,恐怕他撑不到现在。

再怎么堕落的云清公子也是骄傲的,当听到那名像妖精一般男子用一些轻浮的语言来调侃他,那名女子直言不讳的说要拿他换那俗物灵石时,他心底充满了愤怒。只是云清理智尚在,还记得他现在寄人篱下,由不得他嚣张,他板着一张惨白的脸庞,勉强坐了起来,拱手生硬道:“云清在此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

知道他并没有认出她来,望着云清那不情不愿的表情,姬晓尧也不介意,只是撇了撇嘴,凉凉道:“云清公子是吧,本女子可不喜欢那些虚的,你还是来点实际的吧!譬如极品灵石、天材地宝之类的,我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听见姬晓尧那么说,云清心底倒是暗松了一口气,有所求就好办多了!云清瞥了一眼自己的空间戒还好端端的在自己手上,由此可见这两位男女虽然语言轻浮,品味很低,但是人品还是挺不错的,应该不会是那无耻凶残的邪修。想到这,云清心底安稳了一些,挺直腰板,真挚道:“这个当然没有问题,只是本人身子不好,身上没有携带珍贵的宝贝,不知两位前辈是否方便送我回家?到时必有重宝酬谢!”

重宝酬谢?姬晓尧皱了皱眉头,有点心动的问他:“你家在哪个界域?”

“月影界!”

“那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吗?”闻言,姬晓尧怪异的瞥了他一眼,继续问道。

云清瞥见那名女子脸上的怪异神色,顿时心生不安:“云清使用了跨越界域的遁符,所以并不知晓这是哪个界域,还望两位前辈告知!”

“风暴之脊!”

见到云清孤傲的脸庞霎时灰白的可怜模样,姬晓尧顿时忍不住嘴角微扬,一脸的幸灾乐祸!

青海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贵阳哪个医院癫痫更专业
同煤三医院
洛阳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合肥治疗宫颈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