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怒剑龙吟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二次交换

2019年11月08日 栏目:科技

怒剑龙吟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二次交换自言自语之刻,慕容瑜突然浑身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凝视向雪夜泪的目光中多出了一抹好奇,垂下的双臂激动

怒剑龙吟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二次交换

自言自语之刻,慕容瑜突然浑身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凝视向雪夜泪的目光中多出了一抹好奇,垂下的双臂激动得不断抖动。

“难道是……天运双生子,世间为奇特的天赋,看样子想要窥得其中真正奥妙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不过现在,似乎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一抹诡异的狞笑划过她的嘴角,缓缓走到雪夜泪床前,抬手五指一并,跃腾起的火焰状劲气凝为一支细刃,同时伸手一掀撩开盖在身前女子身上的薄被,细刃斜下对着她裸露在外部的肩部缓缓刺去。

凝形细刃的尖锐端轻而易举没入到雪夜泪的肌肤之中,她只是轻轻痛哼一声,并未因此苏醒或是本能挣扎。一点猩红从伤痕处抽出,流经过细刃中空的内部被慕容瑜吸入掌心之中。多章节请到。

“你在做什么!”

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本身就有些做贼心虚的慕容瑜手上动作一僵,随后不由动作一大往下一划,锋利的凝形细刃将雪夜泪的肩头直接切开一道修长血痕,痛得她娇躯一阵抽搐,仰声一哼,双眼突然睁开,充斥着痛楚之意。

顿时,慕容瑜有些不知所措,连忙纵身退开数米距离,一股寒气从她面前飘过,将原先所站立的位置冻结出大片苍白色冰晶。

眨眼之间,银月心仗剑守在床边,而一旁双手上还有苍白寒气萦绕的沈月寒紧紧盯住慕容瑜逐渐靠近。第一时间

慕容瑜心中一紧,扭头望向门口,只见风轻柔手持双剑而立,淡蓝色的球形护罩环住自己娇小的身躯不断转动,隐隐可见一抹大海的波澜。

论实力,此处只有一个沈月寒可以与慕容瑜抗衡,只不过此时她心中理亏,也根本没有想要交手的意图,只好散去掌中的凝形利刃,将之前抽取的那点精血不动声色地用劲力裹住藏入袖中,而后双手一摊道:“刚刚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治疗方法,你们别误会。”

而沈月寒的脸色森冷并没有一次改变,哼道:“我可不认为世上有哪一种治疗法需要偷偷摸摸地去抽取患者的精血,况且你刚才脸上的神情可不是一个医者应该有的。第一时间说实话,究竟在做什么!”

“什么?你都看到了……”慕容瑜脸颊微红,好像一个被人发现了不可告知秘密的小女孩样羞涩得不知所措。

在沈月寒与慕容瑜对视之刻,银月心已是收剑俯身扶住了支臂起身的雪夜泪,看着她肩头上那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心中都觉得很是难受。

“呃,好痛!为什么一觉醒来会这样?”床上的女子撇头一看肩头的伤口,惊道:“啊,谁干的!罂粟姐,我这是怎么了?”

“那是在你昏睡的时间里,慕容……等一下,你刚才叫我什么?”银月心突然反应过来刚才的称呼有些不对,眼神中掠过一丝差异,很就变为了惊喜。第一时间

“嗯?罂粟姐,我不是一直都这么称呼你的吗?”

“晓璇

?”

银月心失声说道,有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对哦,是我,怎么了?为什么你看上去很奇怪?”霍晓璇一边按在自己的肩头上试图阻止些痛苦,一边用疑惑的眼光回望向眼中尽是诧异的银月心。

银月心连忙摇头,笑道:“没什么,你醒了就好。肩膀还痛吗?沈小姐,你也别那样瞪着慕容小姐了,不如让她拿出些丹药来给晓璇止血吧。”

霍晓璇摇摇头,皱眉道:“没必要了,血已经自己止住了,只是还很痛,好像是里面被割开的一样。多章节请到。”

一旁,慕容瑜的眼神变得有些迷茫,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嘀咕道:“难不成,这就是那具躯体中的另外一个意识吗?有点意思,似乎这回这个比之前的好相处很多,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也许,之前我的机会多。”

想定这些,她淡淡一笑递出了一只玉瓶道:“抹在伤口处,过一会就不会痛了,而且一天时间就能彻底消除,不会留疤的。”

就在沈月寒去接过那只玉瓶的时候,突然闻见背后传来一声霍晓璇的惊叫,回头看时,只见那道娇小的身影猛然从床上窜起跃到了旁边的那张床上,俯身望着躺在那里之人的熟悉面孔,一脸的泪光。多章节请到。

“为什么,每次看到你都是这样?难道,又是因为晓璇才受伤的吗?说过多少次了,别这样啊!”

霍晓璇抽泣着,趴在风韧胸膛上双目紧闭。

本身,面对这种场景在场的其余几女都觉得应该回避。但是,有一点却是觉得必须在临走之前先提醒一下。

在刚才霍晓璇纵身一跃的时候,由于身上的衣服本身之前就被慕容瑜掀开了些,而且还是雪夜泪当初所穿,现在套在她身上显然大上一号,况且还比较宽松……结果,竟然整件衣裙在空中脱落下缓缓坠地,现在趴在风韧身上的霍晓璇仅仅只剩后一层贴身内衣,娇躯的大半雪白肌肤部裸露在空气中,可是自己却不曾发觉。

而且,就连里面的衣物也是按照雪夜泪的尺寸裁制的,显然比霍晓璇的身形同样大上一号,也是松松垮垮好像随时都能掉下来那般。

“晓璇,麻烦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好呢?”

终,还是与她为熟悉的银月心出声提醒,另外几女已经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朝着门口走去。

“嗯?”脸上还沾着泪水的霍晓璇一抬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银月心,而后下意识低头一看,顿时惊叫:“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

好一番折腾后,霍晓璇也是在银月心的帮忙下挑选了一件与自己体型为合适的衣裙穿上,还是有些大,只能将裙带扯紧些。然后她扭头看着细心为自己梳妆的银月心,有些犹豫地问道:“罂粟姐,我总觉得这一觉似乎睡了很久,期间隐隐觉得应该还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却又根本想不起来。不仅如此,就连昏睡前经历过了什么,现在也根本想不起来。”

银月心一把抱住霍晓璇让她将脑袋靠在自己胸前,安慰道:“如果记不起来的话就干脆别再去想……既然你回来,哦不,醒来了,那么对于主人而言就足够了。多章节请到。想必他这次醒来,肯定会很高兴的,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他会心一笑了。”

“嗯,我会陪在他身边一直等他醒来的。虽然不清楚这一次这家伙又是怎么受伤的,但是我可以猜到,又是和我有关吧?小风韧,你为什么总是这么傻?”靠在银月心怀中,霍晓璇奈一哼,余光一直注视在昏睡中的风韧身上。

……

屋外,沈月寒与慕容瑜踏出之刻便是双双神色一变,不约而同抬头一看,上空已是缓缓乌云密布,一股很是不详的气息隐隐弥漫在四周。

“好像,这里也不安了。”慕容瑜一哼,扭头望向远处,在那边已是劲气,两道身影纠缠交锋,一时间胜负难分,很是诡异的黑雾不断弥漫。

沈月寒冷声说道:“那就把那些烦人的来访家伙部干掉就行了。不过,这里应该要留一人才行。你和我,谁去?”

慕容瑜摇头道:“我不喜欢打架,还是你去吧。放心好了,这一次我不会乱来的。你若是想出手发泄,尽管去吧。”

“我也留下来,反正那边的战斗似乎我的实力根本插不上手。”风轻柔站出来靠在了慕容瑜身边,可是目光却是一直朝着屋内。

沈月寒自然知道风轻柔心中在意的其实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事方法,她也不好勉强,只得按照她自己的心意去做。

“此处我们强者如云,我去看看就足够了。你们一起留在这里好了。”

话音落时,一股寒风涌动,她的身形已然远去。

很,营地中的战团已然映在沈月寒眼中,一道身披斗篷手持莹绿色长剑的鬼魅身影与端木英激斗在一起,实力很是不弱。而且招式诡异,竟然让身为九大古族后辈的端木英多般兵刃合力并出也是占不到上风。

不过为奇葩的却是站在那片空地边角上的夕儿,竟然站着睡着了,好在有风霆帮忙扶着,没有倒下。

“来者是什么人,实力似乎很强。”

沈月寒落在风霆身边,九大古族中她只对这个与风韧有些渊源的龙魂一脉主人稍微理睬些。

风霆随即将亡灵天灾的一切如实相告,又抬头望了望天空,继续说道:“似乎,这家伙只是先遣军被派来打探虚实的。要我来看,应该合力将他拿下才对。只是端木英向来有些傲气,他已经说明要单打独斗,我们身为朋友的都不好插手。”

“其实,来犯之人又不止他一个,为什么也不出手?”沈月寒瞄了瞄一处阴影角落里蛰伏隐藏的几道身影,指间寒气弥漫。

“那种杂碎有什么好对付,而且它们肯定也不敢轻举妄动。其实,上空的那几片乌云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我可以察觉到有几股不亚于眼前这个家伙的气息隐藏其中。甚至有一人,就连我也感觉到不好对付。”闭着眼睛的夕儿突然出声,似乎她并没有如表面那般熟睡。

“是吗?”沈月寒抬头一望,也是觉得漂浮汇聚过来的那些黑雾乌云很是诡异。不过同时她也是想到了一个心中积累了有些时日的问题,随即问道:“对了,夕儿妹妹你的实力,到底是哪一个层次?”

“我?”

夕儿缓缓睁开了双眼,双眸里除去懒散之意外似乎还夹杂着一抹令人心中默默生畏的寒意。

“一年前,我就已经踏足到了域级之上的那个层次……道级。”

广东治疗妇科方法
贵阳哪家癫痫医院好
运城市中心医院
东莞市茶山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治疗宫颈糜烂医院